<cite id="ft1hl"></cite><var id="ft1hl"></var>
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thead id="ft1h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thead id="ft1h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ft1hl"></cite>
<cite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ft1hl"><strike id="ft1hl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thead id="ft1h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t1hl"><span id="ft1hl"></span></cite>
豫輝文學
會員書架
首頁 > > 抬棺人 > 第十八章:汽車旅館的艷遇

第十八章:汽車旅館的艷遇(1 / 1)

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
好書推薦: 生化末日之重活暴君 游戲位面大穿越 精神主宰 植物制卡師傳奇 陰陽手記 聚魂燈 風塵偵探團 修冥紀 末世寶樹 陰陽鬼探之鬼符經

筆趣閣 最快更新抬棺人 !

刁老金湊到了我的耳邊,小聲嘀咕了一句?!叭思也活I情咋辦?我看,咱們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了,說不定這是人家的習俗呢?!?/p>

我苦笑著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年紀比我大,見過的世面也比我多,當然什么都聽你的了,幸好棺材沒落地,即便是犯了一些忌諱,估計也不會出大事?!?/p>

老金點了點頭,隨即對那中年男人連連道歉,好話說了一籮筐,那人這才作罷,隨即催促眾人繼續前行,可是不管那些小伙子多么用力,那棺材就像是生了根一樣紋絲不動,圍觀的人都好奇的走了過去。

“這是個什么說法?會不會跟馬芳芳一樣,自己選擇了墓地?”我小聲問起了老金。

他搖了搖頭,“世界上沒有這么多的厲鬼冤魂,馬芳芳受冤而死,那是個例外,我估計這棺材的主人多半是知道現在下葬不利于轉世投胎,所以才不肯走了,放心吧,出不了什么大事?!?/p>

說著,便招呼我回了房間。

雨水拍打在窗戶上的聲音不絕于耳,我卻一點睡意都沒有,時不時就趴到窗戶上看一眼,只見下邊的人已經散了,而棺材還是放在那里,只是上面多了一塊防水布。

“砰砰砰!”

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,我以為是老金來了,可開門一看不由得愣了。

門外,竟然站著一個極為漂亮的女人。

咱這雖然是小地方,但我也絕對不是沒見過世面的,可這么漂亮的女人卻還是頭一次見。別的不說,就那不堪一握的細腰,就讓我忍不住一身燥熱。

這大半夜的,外邊還下著大雨,她來我這里是想干嗎?

“大哥,”

那女人嬌滴滴的叫了一聲,臉跟著便紅了起來?!按蟾?,我能進來躲會兒雨嗎?”

我絕對不是拙嘴笨腮的人,但也不知道為什么,在她的面前我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過了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好…;里邊請?!?/p>

那女人一改之前的羞澀,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,像是回到自己家似的,把包包往床上一扔就進了浴室。

直到這時我才反應上來,那句“請進”竟然是我說的。

深更半夜,一個漂亮的女人孤身出現在這偏遠的地方,明明已經進了旅館卻敲門說要進屋避雨,而且一進屋就熟練的直接去了浴室。這場景有些不合邏輯,卻又透著幾分熟悉,突然就想起了馬兵當時跟我說的話,他說許多旅館都是允許小姐敲門做生意的,這現象在接待長途司機的汽車旅館最是多。

這么說來,她是以為有生意可做?

老實說,我長這么大,連跟女孩子單獨相處都沒有過,更別說那種事了??蓻]做過,并不表示沒見過,馬兵他爹不在家時,我倆窩他那個小屋里,可也看過不少市面的??粗切┠心信硎艿臉幼?,也會有些好奇那種事,特別是一個人的時候,也會幻想有那么一場驚艷。

浴室嘩嘩的水聲很快便蓋住了窗外的雨聲,我的腦子里不知怎么,一下就浮出了曾經看到的那些畫面,目光不由的就看向了浴室。隔著那道全封閉的門,我似乎已經看到了她那一手就能握住的細腰,那兩手也掌控不了的山峰。

下意識的咽了二口唾沫,我感覺自己的心快要跳出來了,身上沒來由的就是一陣燥熱。雖說這里是個窮山溝,可看這女人的條件還有穿著,怕是一次也要不少錢吧。我出來是帶著全部家當不錯,可總共也就一千多塊錢呀,弄不好還不夠人家那身衣服錢。怎么辦?是找刁老金再借點,還是跟她說清楚?

水聲漸漸小了下來,看樣子是要洗完了。我咬了咬牙,深吸了口氣,大步的走到了浴室。也許是太過緊張力氣沒撐握好,我剛敲了二下那門便猛的一開,突然失去支撐點的我就這樣踉蹌著栽了進去,一把將美女抱了個滿懷。

碰到那具白皙滑膩的瞬間,腦子又成了一片空白。

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女人的身體是這么的柔軟,摸起來是這么的舒服,抱在懷里是這么的讓人踏實。那顆孤單了二十年的小心臟,此刻跳脫歡悅著,似乎想飛出來告訴所有人,這種感覺是多么的奇妙。

貌似是感受到了我的變化,那女人反手摟住了我的脖子,整個人都靠了上來。我一掙,心想換馬家溝的女孩,最輕的也得甩我巴掌罵上二句流氓,干這行的女人果然不一樣,火辣辣的讓人心都能燒起來。

我有些不自在的舔了舔嘴唇,想著還是趕緊說清楚的好?!澳莻€…;…;我出門沒帶…;…;”

這時,那女人突然湊了過來,在我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?!拔疑碜硬皇娣?,你抱我上床好不好?”

那嬌羞撒嬌的眼神,轟的就在我腦子里炸開了。

什么錢?什么童子身?都被甩出了窗外,我的眼里腦子里,只有這個身子不舒服,需要我照顧的女孩。我彎腰一把將她撈在懷里,抬腳就向床上走,太激動了差點撞墻上,引來懷里人陣陣嬌笑。這勾起了我的好勝心,把人往床上這么一扔,脫掉上衣就跳了上去。

“砰砰砰!”

敲門聲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,不用想都知道是老金,我暗罵了一聲老東西,不耐煩道:“別敲了,我睡著了!”

“睡什么睡?!快開門,我有重要的事找你商量,晚了恐怕要出大事!”老金在門外比我還不耐煩。

我一聽這口氣不像是開玩笑,想了想,對床上的女人說道:“我去開一下門,你藏好?!?/p>

她笑著點了點頭,一頭鉆進了被子里。

在心里把老金又詛咒了幾遍,這才把門打開?!笆裁粗匾氖路堑矛F在說?”

老金擺了擺手,神秘兮兮往屋里瞟了一眼,這才小聲說道:“你還記得今天早上見到的那兩個開豪車的女孩嗎?外面那車就是她們的,現在住在我隔壁?!?/p>

我一愣,那車在旅館門口時我就看見過了,這出門的路就這一條,在這里遇到也不為奇吧。我有些不明所以,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遍刁老金,想到屋里的那個女人,有些恍然?!翱梢园∧?,連住哪都被你知道了,我們可一共就千多塊,您得悠著點啊?!?/p>

“臭小子,胡說什么呢,聽我把話說完!”

刁老金白了我一眼,很有恨鐵不成鋼的感覺?!皠偛旁蹅內窍聲r她們也在,雖然沒有說過話,可我覺得她們有些不太對勁。兩個人跟好幾天沒睡覺了似的,無精打采的,眼神不太對。我就好奇跟著她們,在她們門外蹲守了一夜。你猜怎么著?兩人睡覺,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!”

“不是吧,您這么一把年紀了還干蹲墻角這事?”

我眨巴了二下眼睛,不敢相信這老家伙還這么為老不尊的,看來以后睡覺就防著點他了?!皼]聲音怎么了?誰睡覺都沒聲音啊?!?/p>

“你怎么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!我說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,就算是睡的再怎么死,起碼也要有呼吸聲吧?她們連呼吸聲都沒有。而且體有惡臭、神情萎靡、衣冠不整,這不正是‘鬼搭肩’的三個征兆嗎?那兩個女孩兒,八成是被鬼給纏上了!”

“沒聽說過。你不是說那倆女孩最好別招惹的嗎,還是趕緊回去睡覺吧,要是覺得害怕,我屋里倒有一個…;…;”我回頭看了一眼床,空空如也!

她躲哪去了?

把不大的房間又掃了一遍,房間里也沒有其它可以藏身的地方啊,這么大個活人,難道就這么憑空消失了?還是說,她根本…;…;就不是人!

我猛的打了個激靈,臉上立刻就冒出了汗。

外邊下那么大的雨,她似乎也沒帶雨傘,不但衣服沒有濕,連頭發也是丁點水珠都沒有。這是二樓,也有不少房間,她敲門前我也沒聽到有敲過別人房間。難道,她是沖著我來的?!

“你屋里有一個什么?”

刁老金見我不說話,問了一句。

“???沒…;…;沒什么,我的意思我屋里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。哎呀,反正就是你想多了,這兩天見的死人還少嗎?也沒見你這么大驚小怪?!蔽抑н韮删鋷Я诉^去,要是讓他知道,我剛可能被一個女鬼給勾引了,不笑死才怪。

老金一聽這話急了,嚷嚷道:“這怎么大驚小怪了?咱們住進來前我就看過了,這沒臟東西,兩女孩變成這樣,肯定跟外面那館材有關?!?/p>

“那你想怎么辦?”

“這樣吧,我先去找出殯的隊伍問一下棺材主人的情況,你準備一些紅繩、紅紙、紅蠟燭半個小時之后,咱們在108號房外匯合?!彼肓艘粫?,扔下這句話就急火火的下了樓。

老金在106,108正是他的隔壁,那兩個女孩兒所住的房間。

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,可又一想不對勁啊,這是旅店,又不是婚慶公司,我去哪里找紅繩、紅紙、紅蠟燭?算了,問問旅店老板吧。

我返身回屋,正準備穿衣服,突然感覺后背一涼,接著那具軟軟的身子就靠了上來,在我耳邊吹著氣。

“你怎么這么半天才過來,害人家等的好心急…;…;”

點擊切換 [繁體版] [簡體版]
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
新書推薦: 生化末日之重活暴君 游戲位面大穿越 精神主宰 植物制卡師傳奇 陰陽手記 聚魂燈 風塵偵探團 修冥紀 末世寶樹 陰陽鬼探之鬼符經
<cite id="ft1hl"></cite><var id="ft1hl"></var>
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thead id="ft1h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thead id="ft1hl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ft1hl"></cite>
<cite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menuitem id="ft1hl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ft1hl"><strike id="ft1hl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t1hl"><video id="ft1hl"><thead id="ft1hl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t1hl"><span id="ft1hl"></span></cite>
{关键词}